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建筑八大员 >  正文
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 汾酒举办2021全球经销商大会
发布日期:2022-01-20 23:56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中控科技集团(以下简称“中控”)创始人、宁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创始人兼院长褚健说。

  褚健是国内工业自动化、工业互联网及工控网络安全领域的领军人物。他创立和实控的中控技术去年底在科创板成功上市。

  中控是一家被业内形容为“可以与欧美抗衡的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工业控制系统信息安全领域的高科技企业”,代表国内自动化领域科技的最高水准。它打破跨国公司对中国工业自动化控制行业的垄断,连续10年蝉联国内DCS(集散控制系统)市场占有率第一。

  自动化控制系统是所有重大工程和装备必不可少的核心系统,就像人的“大脑”,一旦“脑子”出问题,就可能发生爆炸、事故或停产。

  而当时国内的DCS系统已被国外品牌所垄断,国内大型企业用的都是霍尼韦尔、横河电机、艾默生、西门子等国外品牌的DCS,几乎没有考虑国产DCS的可能。从另一个角度看,那时,工业安全的命脉完全掌握在外国企业手里,中国重要的基础工业设施面临严峻的安全隐患。

  褚健从创建公司的第一天起,就是奔着成就一家伟大公司去的,他提出的目标是打造“中国的霍尼韦尔”。但由于工业自动化领域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关键技术一直由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所垄断,被称为“卡脖子”技术。

  那时候,国内不少同行断言,中国再研发DCS系统,已经没有机会了。褚健曾经在浙江大学的同事说:“在当时,我们认为DCS系统在国内是没法做的,因为没法和霍尼韦尔比拼,国内的大石化企业都不会买我们自己的产品,这块业务太难了。”

  在最艰难的时候,公司管理层内部出现了重大的矛盾和分歧:是继续走自主开发的道路,还是代理西门子的产品?

  褚健分析,如果从生存的角度看,代理国外产品完全正确,那将很快获得项目和市场。但如果从振兴民族工业、树立自主品牌的角度,如不能坚持下去,将永远失去树立自己品牌的机会。

  褚健说,在他强烈且毫无妥协的主张下,中控决定不做国外产品的代理,哪怕饿死也不做。

  中控的一位高管回忆,经过10年左右的艰苦努力后,中控的DCS系统才在化工企业里推广,之后再向炼油企业、造纸、电厂等慢慢推广出去。“而在这10年里,大型国有企业还不敢用我们的系统,用的都是国外品牌。我们后来又组织开发新的系统构架,将网络技术引入,才能抗衡国外的控制系统市场。”

  2011年,中控的产品由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次跃升至第一位,从这一年起至今,已经连续10年位列第一名。2020年,中控的市场占有率高达28.5%,比第二名高出12个百分点。中控的出现使国内DCS系统降价至原来的1/3。而中石化、中海油、中石油、中核集团等大型央企如今也成为中控的稳定客户。

  历经20多年的努力,中控不仅突破了自动化控制系统领域的“卡脖子”技术,也成功打破了跨国公司对中国工业自动化控制行业的垄断,实现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的国产化和自主可控,成为该领域科技水准最高的企业。中控牵头或参与制定国际标准2项、国家标准19项。

  而作为科学家的褚健则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3项、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1项等荣誉。2019年9月,褚健因其对国家科技创新所作出的特殊贡献,荣获由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在同事们看来:褚健满怀强烈的产业报国理想,将实验室里的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是他作为科学家的使命。

  褚健对自己的定位是,做科技和产业之间的架桥工人,在科技和产业之间架起一座桥。他的使命是弥合两者之间的鸿沟。“把高科技的成果产业化,这是中国所缺的东西。而我很清楚,为什么科技成果转化那么难?我希望我们能解决一些卡脖子的技术问题。”褚健说,他正慢慢成为一个熟练的架桥工人。

  从中控的实践看来,他在科技和经济之间的架桥无疑是成功的。在过去的很多年,中控被视为产学研结合的典范而受到官方的高度重视。

  如今对褚健来说,是一个更好的时代。没有哪一个时期像现在这样,科技创新成为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香港赛马官方免费供料2。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积极鼓励科学家们出去创业,将实验室里的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并为此全力改革落后的科研管理体制。

  褚健一直强调,中国经济在过去40多年的快速增长,给了他和中控巨大的发展机会。中控正是在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数量庞大的自动化和数字化项目案例。

  这也成为中控与全球顶尖能源公司沙特阿美合作的基础。能够成为沙特阿美的供应商,这对中控开拓海外市场影响深远。

  “如今在作为工业大脑的自动化控制系统上,中国和国外先进技术的差距几乎没有了,甚至还更好。但在工业软件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他认为,有差距就有成长的机会。

  这个机会来自企业本身持续的研发、投入和创新,更来自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所孕育的庞大市场。

  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原来的工业自动化将转向“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如何运用自动化技术、软件技术帮助传统企业开展数字化转型,提高生产的安全性,降低能耗、物耗,提高产品质量和企业效益等等,这一切都和中控所深耕的工业控制领域有关。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中控已经从一家起步于研发、生产和销售自动化系列产品的供应商,逐步转型为以自动化控制系统为核心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供应商。工业自动化及智能制造解决方案的营业收入已占总营业收入的74.32%,成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我们最重要的优势不仅是提供基础自动化工业3.0,更是包括工业软件在内的工业4.0解决方案。智能工厂需要大量的软件应用,就像人的脑袋,知识越多就越聪明,大量软件的应用才能使工业、工厂更聪明,能耗、物耗更低,质量更好、效率更高。”褚健说,在工业互联网时代,工业软件将是中控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

  据他粗略估算,中国有5万多家规模以上流程工业企业,其中有很多还没完全实现自动化,也就是尚未实现工业3.0。“我们首先要帮助这些企业完成工业3.0,然后才能推进工业4.0。当然,也有部分企业想一次实现‘工业3.0+工业4.0’。”褚健说,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要首先确保流程工业企业的生产安全,不要发生事故,这是最重要的;其次要确保设备能够稳定安全地长周期运行,降低能耗,从而帮助企业降低成本,特别是石化、水泥、钢铁、玻璃等能耗很高的行业,数字化转型是最有效的解决途径。

  如今,中央提出了“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何帮助企业降能耗,这对中控来说是巨大的机会。

  根据褚健的判断,未来的制造企业在安全生产、节能环保、效益等方面的要求将大大提高,如果不达标或将无法参与市场竞争。而这些恰恰是工业4.0技术要解决的问题。

  他所理解的工业4.0是由软件驱动的工业革命。如果把软件和硬件结合起来,把工业3.0和工业4.0结合起来,庞大的中国市场将在世界上占据优势。

  基于此,中控下一步的布局是加大工业软件的研发力度,包括生产管理软件、运行管理软件以及企业管理软件等。

  褚健说,他非常幸运。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和中控所努力的一切都赶上了中国工业领域所发生的大趋势转变,自动化、数字化、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所有这些热点都和他们努力的事业相关。